首页 》 新闻资讯

Primary 新闻与活动

校长说| 在“教育行为三角”中定位教育角色

-整理自新府学初小部辛玲校长访谈内容-


新府学一直在构建一个成长型的家校共育体系,通过开设家长课堂、组织家长沙龙、亲子活动分享等,邀请家长走到学校中来,同时以成熟、有效的教育工具来帮助学校、家庭更加有针对性地支持孩子健康成长。“教育行为三角” 就是这一类立足于儿童社会情感发展,帮助家长和教师找到自身“教育角色”定位的工具。



“教育行为三角”由惩罚、奖励、说理三个要素组成,能帮助家校保持良好的协作关系并建构一致性的认知,让家校形成配合而不是相互牵扯。

这里一提到“惩罚”,可能很多爸爸妈妈就会觉得“哎呀,体罚孩子不好的吧,我记得我看过的教育书籍都提倡不体罚孩子的。”这里就得细细展开来说一说了。首先,惩罚不等于体罚。实际上,我们这里提到的“惩罚”、“奖励”、“说理”都是有特定含义的。

这里的惩罚指一切会让孩子感到“事情的性质不一样了”的行为,例如:用严肃认真的语气沟通;取消掉原本应该给予的休息、娱乐安排等。我们不提倡体罚或者侮辱,特别是发泄式的这类“惩罚"。父母也好,教师也罢通过体罚、言语侮辱来排解自身的压力不是教育,而是一种人身伤害。

奖励指一切会让被教育对象感到快乐、被尊重、安全的行为。例如:夸奖、真诚的赞美、把选择权交给孩子等等。特别是一个温情脉脉的拥抱是最好的奖励,一切有温度的肢体接触都是建立依恋关系的最佳手段,父母一定要多多使用。这样的奖励远比物质和金钱更有利于建立起长久、健康的亲子关系。

而说理就是将惩罚和奖励与教育的目的联系起来的那些行为,用语言告诉孩子为什么会受到惩罚,或者奖励是一种说理,用自己的行为为孩子做示范也是一种说理。通过说理,我们的惩罚和奖励不再是随机的、不再是天威难测,而是可以帮助孩子培养起一系列良好品格的教育手段。

到这里,还是很常见的论调,接下来的内容才是教育行为三角的重点——通过三个维度不同比例的搭配,我们可以成为不同的“教育角色”。而不同的“教育角色”又伴随着孩子的成长发生了变化。很多时候,孩子的成长出现问题,都是在某个阶段,该有的教育角色没有出现。


 


我们经常和爸爸妈妈交流,很多时候会听到这样一类感慨:“看过海量的育儿书,听过许多专家讲座,却依然做不好父母。”或者“看了很多公众号上的教育理论,但总觉得难以融会贯通。”这不是因为爸爸妈妈不努力,教育本身是一样复杂的技艺,需要理论支持也需要实践和对照,大多数爸爸妈妈都是初次或者第二次为人父母,对各种观点理念很难有一个全面的认知,更加不会注意到,伴随着孩子的成长,父母扮演的“教育角色”也需要跟随着发生变化。孩子在成年前要经过四个时期,依恋期(0~3岁),学前期(4~6岁),童年中期(7~11岁),青春期(12~18岁)。在不同的时期,孩子需要不同的“教育角色”的陪伴,比如在依恋期,孩子需要“母亲”这个角色来营造安全感,注意“母亲”是一个教育角色,并不一定必须和妈妈这个真实的身份重合。“母亲”在教育三角中几乎只配置奖励,而忽略掉说理和惩罚。在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就是“母亲”这个角色为孩子提供的绝对安全感和足够的身体接触,这些可以帮助亲子之间建立起良好的依恋关系。不同比例配置的教育三角,就可以构成不同的角色,其中有的在恰当的时期出现在孩子身边才能解决这个时期孩子的种种问题。

比如低奖励、低说理、高惩罚代表传统“父亲”的角色,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说法,特别是基于人本主义观点的教育理念会强调鼓励摒弃惩罚。但在孩子离开依恋期后,一个“父亲”的角色能够有效帮助孩子建立起底线意识。父母应该注意的,随着孩子长大,这些角色都需要发生变化,一个教育方法不能贯穿孩子整个社会情感的发展过程。在学前期,家庭中还应该有一个中等奖励中等说理的教育角色,而且说理应该以父母自身身体力行为主、言辞阐释为辅。


 


在进入童年中期后,孩子来到学校,我们的教师使用的是平衡的教育行为三角,平等地对待每一位孩子。这样的教育角色可以帮助孩子建立起规则意识,并且破除家庭高奖励环境下带来的“唯我论”倾向,成长为一个具备同理心、共情能力强的高情商孩子。同时期,父母也需要调整自己的“教育角色”,提高说理和奖励的比重,让孩子能清晰感受到家庭和学校的差异,在家庭中享受温馨和爱,在学校中体会到微型社会中交往互动的规则。我们见过一部分家长,他们颠倒了学校和家庭的角色定位,自己对孩子打骂不断,然后把学校对孩子的正当教育行为当做是对孩子的伤害。这样的“教育角色”错位,最终只会让孩子崩溃。

曾经就有过孩子对自己的班主任说:“你要是我妈妈就好了。”学校经过“教育角色”意识培训的班主任不会因为孩子的撒娇沾沾自喜,以为是自己的教育成果斐然。事实上,这个时候家校共育的教育角色已经错位,必须赶紧建立更深入的家校沟通来改变现状。


 


在新府学上中学的男孩Shawn在家玩手机时被爸爸劝阻,Shawn没有理睬继续玩自己的,爸爸一怒之下把手机从窗户扔了下去……从此,家里便陷入了冷战状态,Shawn很久都不再和爸爸说话,直到爸爸终于忍不住了,向学校寻求帮助。

我们的老师在与Shawn深入沟通后发现,孩子并不是所谓的“长大了叛逆了”,而是与父母之间长期问题的爆发。

“我觉得他们跟我所说的任何话都只和学习有关,根本不关心我的其他,我就是他们的一个学习工具,我学习好就是为了让他们有面子。”这才是孩子的心声。

了解到真实原因,Shawn的父母才开始反思自己,尝试与孩子聊聊兴趣爱好,探讨人生感触,家庭关系慢慢有了改善。在这个案例中,父母在孩子进入到第三个阶段——童年中期后,没能很好地扮演自身的角色。他们过于关注孩子的学习成果,并且大量使用惩罚行为,最终摧毁了家庭教育赖以维系的依恋关系。

事实上,无论是惩罚还是奖励,爸爸妈妈在使用时一定要非常慎重,而且一定要配合理性的说理过程。比起滥用惩罚的父母,更加可怕的是阴晴不定、惩罚奖励随心所欲的父母,对于他们打骂仅仅是发泄而物质奖励更只是用来满足自己的愧疚心态。如果说前者还可能培养出倔强但是不失善良的孩子,那么后者就只会扭曲孩子的心智。

虽然我们的老师都是采取平衡的教育行为三角,但是在不同的年龄段依然会有不同的侧重。


 


新府学一年级女孩Iris的妈妈分享了女儿在学校的经历:

“我女儿性格比较内向,对环境敏感。上学前班的时候,对外教的教学方式很不适应,总是在上外教课的时候哭闹,这期间,老师不厌其烦地对她进行安抚和关照,班主任邱老师都来帮助孩子稳定情绪,游校长还亲自陪着孩子上课,让我特别感动。老师还特意传达给我一些安抚孩子的方法,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孩子很快就适应了,英文水平也有了进步。”

Iris妈妈还提到了一个特别打动自己的细节:“校长和班主任,基本上可以叫出每个孩子的名字,孩子见到老师和校领导,也没有距离感。”

孩子刚入学时是家长最焦虑的时候,学校所表现出来的担当,无疑给家长吃了一颗定心丸,放心地把孩子交给学校。

一年级的Iris妈妈也提到:“孩子与我们的关系很亲密,每天放学的路上都会和我说学校发生的事情,睡觉前也会倾听她的想法,我们的交流很平等,会给孩子建议但不强制要求,给孩子足够的空间让她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

当孩子遇到问题的时候,家长也会敞开心扉与老师沟通。“孩子有点粗心,我反复和她强调也没有什么效果,就寻求老师的帮助,老师就会告诉我在家的时候应该怎样正确引导孩子。”

在新府学,家庭和学校之间的沟通是高频又恰到好处的。“老师有事的时候会主动找家长沟通,无事不打扰,大型家长会期中期末各一次,集体和一对一的都有,完全满足家校的沟通需求。新府学是一所懂教育的学校,愿意给家长和孩子创造亲子关系培养的新方式。”Iris的妈妈说。

越是低年级的孩子,他们越需要一个过渡阶段,帮助他们从家庭进入学校班级这样的环境。同时,教师在使用惩罚和奖励时也需要非常注重引导性。我们不能将“可以去做一些不符合规矩的事情作为奖励”,比如上课听讲老师就奖励你原本不能带到班上吃的零食。这样的奖励孩子可能会很喜欢很开心,但是在导向性上却是违反“说理”这一要素的基本原则。这样的奖励不能真正在良好的教育目标和学生行为上建立起联系。老师这么做,比打骂孩子的影响还要恶劣。

实际上,父母在家里面也要注意这一点,不要用“可以逃避正确的、原本就该做的事情”来作为奖励,比如“你好好写作业,要是乖乖写完今天原本要收拾的房间妈妈来帮你收拾”等。一时的急功近利,可能就破坏了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教育成果。父母随时都要清楚知道,自己的奖励和惩罚需要说理的配合才会真正有效。

教师和学校正确地使用教育行为三角,并且积极和父母沟通,帮助他们建立起和学校互补的“教育角色”,就能帮助孩子成长。


 


新府学一位转校生的妈妈说:“来新府学一年多的时间里,孩子的变化是颠覆性的。刚来的时候沉默寡言,上课不敢举手回答问题,上台表演紧张到哭,一动不敢动,经过老师们的不断鼓励和各种活动的锻炼,她现在变得活泼开朗,爱说爱笑,见到老师主动打招呼,上课敢主动发言,在开学典礼上还落落大方地表演了英文诗朗诵。”

在学术上,新府学老师也根据每位孩子的不同情况,分享给家长切实可行的方法。比如引导家长用错题本帮助孩子养成整理错题的习惯,指导家长怎样在家里带着孩子预习和复习。

除了性格上的转变,孩子的兴趣爱好也变得广泛起来,“原来她特别好静,喜欢自己读书,动手能力和运动能力都比较弱,来新府学的第一个学期,她就变得爱画画爱做手工了,提升最明显的是运动能力,体育老师和我反馈说女儿体能进步特别大。”

学术上更是突飞猛进,“去年入学之前,孩子的英语基本是零基础,只能听懂几句日常交流,现在可以阅读英文书章节,单词量也剧增,敢主动找外教老师说话,还会用我的手机给外教发语音交流了。”

而随着孩子进入青春期,独立意识不断增强,他们也需要新的“教育角色”来到身边,比如我们可以称为“教授”的教育角色,他的教育三角特点是极高的说理,极低乃至于没有惩罚和奖励。这样的角色可以帮助孩子建立起真正的、独立的思考能力,由他自己来判断是否对错,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进而获得真正的自由。这个角色也是孩子成长中非常重要的一环,身体力行、知行合一,并能为孩子解释种种事情的因果关系,这样的角色不需要惩罚也不需要奖励,他和孩子的理性交流本身就取代了那些外部刺激。爸爸、妈妈、教师都有机会成为这样的角色,而如果一个孩子身边找不到一个这样的角色,他就会从别的渠道去找到这样一个存在:比如电视里经过包装的偶像。这个偶像不会惩罚孩子,不会实质性奖励孩子,但他的一言一行却极大影响着孩子。如果你仔细聆听过孩子之间的交流,了解过他们对自己偶像的看法,你会发现他们很重视这个偶像是否有闪光点,比如勤奋、学霸、受到种种不公待遇但决不放弃等等。虽然这些多半是娱乐流水线的包装和人设,但是对孩子的影响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孩子在进入青春期后需要这样一个角色。所以,当孩子进入青春期后,学校如果有足够多有魅力的老师,孩子的父母如果愿意用一种平等态度让孩子知道自己在工作中的努力和专业,那么孩子就更可能获得一个积极、正面的“教授”角色在自己身边。


 


教育角色不仅仅是我们上面提到那些,他们有的长时间内都对孩子身心发展有利,有的则在特定的发展阶段不适合出现在孩子身边。新府学重视与父母一同努力和改变,伴随孩子的成长积极调整自己的角色,用互补的定位和成长型的家校共育帮助每一个孩子成为更好的自己。



Copyright © Beijing Xin FuXue International Academy

京ICP备17006602号

北京市新府学外国语学校

京ICP备17006602号